刘继鹏谈注册制前提:监管层进行监审分离的自我革命

  • 时间:
  • 浏览:26

  新浪财经讯 1月16日,由新浪财经主办的“资本市场新时代—科创板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投资大咖、券商专家、资深学者、科创前沿企业等参会,热议科创板的意义与未来。在会上专家大咖对科创板的未来进行了精彩的讨论,新浪财经还独家专访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展示了他对于科创板的态度。

  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

  新浪财经:注册制的推进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而现在这些跳过现有的市场建科创板,您认为这样传递出什么信息?是否意味在A股推行注册制难度很大?

  刘纪鹏:的确是,我想这次提出在科创板同时要推出注册制,传递的信息无非就是表达了在存量的A股市场上推行注册制难度很大,实际上届人大就已经明确了要把注册制的推行当成资本市场改革的一个重任,但是直到今天,远远超时了,这件工作也没有完成,这就引起了我们对于如何振兴资本市场的一个反思,到底注册制该不该搞,如果该搞的话,是不是可以在增量的领域重开注册制的先河。

  新浪财经:关于注册制的探索,最初新三板被认为是注册制试点,在短期内迅速扩容,但是最终市场证明它是偏失败的。有鉴于此,为了规避新三板的现状,您认为科创板应该在制度上有哪些核心亮点或者改革?

  刘纪鹏:我想新三板走到今天确实惨不忍睹,所有在新三板挂牌的1万多家企业中,最初都是充满了希望,欢欣鼓舞,但是到今天确实一个比一个悲观、一年比一年更沮丧,所以新三板在最初的时候虽然也试图进行注册制的探索,但是新三板始终没有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IPO发行,我们往往指注册制、核准制或者叫中国资本市场起步最初的审批制,是指IPO发行而言的,但新三板却没有IPO的功能,所以严格说,新三板只是在挂牌上似乎无门槛,标准比较低,但是它并没有注册制赋予的IPO的功能。

  新三板它的核心问题,走到今天,也确实提出了我们今天要讨论的第二个话题,就是科创板的注册制,科创板的创新功能,在当初新三板的时候都曾经提过,像新三板要创新,比如说分层,新三板也确实分了基础层、创新层,目前还在积极探索精选层,但是新三板的交易制度却始终没有解决,比如说新三板虽然具备了协议转让、做市商转让、连续型集合竞价的技术准备,但是直到今天,新三板的连续型集合竞价也没有实现。所以这样一个交易的创新功能没有实现,就是使得新三板的挂牌企业,虽然挂上去很容易,但是挂上去就进了“停尸房”,可能从“停尸房”的底格往上升了两格,但是还是在“停尸房”里,所以整个新三板今年以来无论在挂牌价数,严格说2018年以来,最高超的时候到过1.2万多家,但是现在只有1.06万多家了,还是在交易额上,每天1万多个企业,交易额不足2个亿,是非常可怜的,所以它的融资功能也是严重萎缩,2017年还有1000多亿,到2018年只剩了630多亿,所以新三板走到今天人们一片悲观,始终迎不来新三板的春天。

  人们回想起当初新三板赋予了这么多创新功能却都没有实现,今天科创板注册制又提出了,科创板能有哪些创新功能呢?所以我想,科创板首先跟新三板最大的差别,它应该可能要有IPO的功能、首次公开募集的功能,其次科创板可能一定要有像深沪交易所那样的连续型的集合竞价功能。第三,它不会有新三板那么高的门槛了吧,当年新三板为了扶持中小企业,因此并没有很多像盈利的苛刻条件,但是新三板挂牌的无门槛,却伴随着投资人买卖交易的高门槛,谁要想在新三板参与买卖,必须要具备500万以上的金融资产,这么高的门槛谁进得来。所以新三板今天1万多个企业,只有20万个账户,新三板现在挂牌企业股东人数少于10个人的占了44%,就是有4500家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都只有不到10个股东。为什么设这么高的门槛呢?就是说新三板挂牌无门槛、风险大,所以从保护投资人的角度出发,要解决投资者适当性的问题,所以就设立了高门槛。

  科创板,高科技企业高风险,这么高的风险它会不会也是高门槛呢?我想显然不会,因为新三板的高门槛是失败的,所以科创板今天如果要具备了连续型的集合竞价,并且没有500万投资者门槛的限制,同时又是具有IPO融资和挂牌同时完成的功能,某种意义上我个人觉得,如果要拿科创板和新三板比较的话,那就是几乎所有的好条件都会给科创板,那么新三板就变成了“后娘养的”,就不是“亲儿子”了,所以新三板难道就不为中小企业、就不为科技企业服务吗?所以如果要比较科创板和新三板,不是说科创板要具有什么创新功能,因为一切创新功能都可能给它,但新三板也不应该是“后娘养”的,在北京的新三板也应该获得和科创板同样的条件,比如新三板要把500万的高门槛在精选层变成50万行不行,创新层能不能降到100万,采用做市商制度;基础层能不能降到200万,而且在新三板里面要全面推行连续型的集合竞价,我想只要有这几个条件新三板应该就火了。

  而且我本人非常赞成,全国不能只给上海的政策“吃偏食”,只在上海一个地方搞科创板,而应该像北京的新三板、深圳的创业板都应该采用同样的政策,用同样的政策才能比较起来这三个市场谁做得好,只给上海一个科创板这么好的条件,它干好干坏都是“独生子”,比较的权利都没有。因此这个意义上说,科创板的发展不仅是自我发展的功能,而是涉及到中国如何实现中国交易所的完整布局。

  刚才我们提到了注册制是在存量的A股市场上实现,还是在增量的科创板上先推的话题,事实上在整个交易所的创新布局上,证监会和监管部门、国务院,首先应该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交易所的合理布局进行规划,否则今天的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和明天的科创板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的功能很多都是重复的,很难说中小板、创业板就不是科创,很难说新三板里就没有科技创新,所以这些问题怎么解释,整体布局如何安排?

  总之,中国的资本市场必须坚定不移的贯彻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原则,市场经济的原则就是来自竞争的繁荣,靠垄断、靠“生独子”想实现中国资本市场的繁荣,不可能,甚至想实现中国资本市场结束低迷的局面也不可能,所以今天人们对于科创板的开通,特别是在引入注册制能否带来中国股市的春天,仍然深表疑虑。

  新浪财经:有观点认为,推行注册制的关键在于完善退市制度,在A股,退市好像从来都是一件很难很不得人心的事情,您认为科创板会不会在退市方面开拓新的局面有所革新?

  刘纪鹏:我认为注册制推行的关键并不在于退市制度,注册制的推行在于证监会的自我革命,证监会及交易所和协会三者之间如何分工,能不能够真正的体现监审分离。我们资本市场的现状是,即便政策都来了还起不来,就显得非常的悲催,怎么办?所以只有改革论才能救中国的股市,改革从哪儿改?注册制推出来了,注册制的核心是要求证监会系统进行自我革命,世界上没有一个证监会是整天管IPO审批的,我们的证券监管部门多少年来,真的是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种了选美的田,美不美还得由投资人来选,却荒疏了监管,到现在为止我们退市企业五六十家,我们3600家上市企业,零点几,远远低于国际股市3%的退市比例。

  所以,证监会要充分认识到我们今天要想振兴股市,第一,就是要自我革命,自我革命从哪儿做起?结合着注册制,监审分离、下放发审、做实保健、真实供求,注册制不是不要核准,是不是科创板今后,第一无门槛,像创业板、新三板那样谁想挂就挂;第二还没有人批就注册制了,所以这种背景下我想不会,注册备案是在证监会,但是交易所还是要把关,这个把关无非就是没有7:4票发审委那个投票上市了,把关还是要有。所以,注册制的关键是要明确谁是把关的主体、谁是监管的主体,必须把交易所纳入证监会第一监管范围,交易所根本就不是证监会的延伸,更不是证监会的分支机构,而是证监会监管的对象。

  新浪财经:A股从来都有谈IPO色变的传统,这种增量改革短期内是否会对市场造成冲击?您顺便预期一下2019年的A股市场?

  刘纪鹏:我个人认为,反正我是有这种顾虑,注册制本身是不是没有人管了,这是个核心问题,其实审批制、核准制、注册制关键在于它的内涵和谁是主体,这几个问题不明确,就给大家感觉,你们把存量市场搞成这样,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主板一个一个沉沦,一个一个不公平、个别人在这儿暴富,可以5.5亿买两幅画,甭管熊市、牛市都跑步上市,为什么?这里边必有不合理的因素,可是大多数投资人都赔钱,存量市场搞成这样,弄一个科创板就管用吗?当初还搞独角兽呢,如果10个独角兽都在这里上,会成什么样,一个郭台铭就够了,如果小米雷军他们全都在这儿呢,这些独角兽一个一个在高科技独特的商务模式背景下,私募已经把价格抬那么高,倾斜到A股市场上。

  所以本意也是好意,问题是在一瞬间在起步之初市场能不能承受,所以科创板肯定是这样,注册制了肯定是放松审批了,是不是谁都能挂啊,挂上去效果会怎么样,反正前几个板最初都是昙花一现,热一下之后就完了,常常是刚开始精心呵护,先做两只好的,价格再压低点,让大家偿到甜头,等把这个初期一过,规模效应一来,基本上又把一批人套住了,又开始割韭菜了。所以这个问题会不会发生人们拭目以待,因此我自己还是迫切的感觉,有必要跟市场的投资人表明,大家还是应该冷静观察,看一看科创版注册制的内涵到底是什么?它跟深圳的主板、中小板、新三板的关系到底怎么处理?是不是科创板注册制一来我们今后就要在增量上搞股市春天的,我们的存量能不要它吗?我们能把它推倒重来吗?所以我们存量上的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仍然在这种现状中就继续核准制吗,就在这儿徘徊?在科创板起步的时候,增量科创注册起步了,存量A股主板、创业板、中小板、核准制是停下来还是推倒重来,还是继续并行不悖,这些问题都有待破解。

  所以我个人觉得,如果说立刻就期待2019金猪之年股市春天就来了,为时尚早,我们还需要一段观察,我们还需要对从上到下所提出的科创板注册制的内涵冷静观察一段才有发言权。